學術視點

大學當培養巨人

文章來源: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發布時間:2017年01月11日

      作者:葉朗(北京大學哲學社會科學資深教授)

  我們的時代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這個時代要求我們培養人格完善、全面發展的杰出人才,要求我們培養多才多藝、學識淵博、富有創造力的巨人。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引用了恩格斯的一段很有名的話。恩格斯說,文藝復興“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巨人——在思維能力、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的巨人的時代”。恩格斯這段話對我們當今的人才培養非常有啟發。我們現在一般是提要培養“拔尖人才”,對“拔尖人才”一般的理解是指在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方面拔尖。在大學教育中,我們往往只重視知識的灌輸、技能的訓練,而忽視心靈的教化和人格的培養,我們不注重引導青年去尋求人生的意義和價值,古典課程、人文課程、藝術課程受歧視、受排擠,人的創造力、想象力被壓抑,人的同情心、道德感、審美感得不到啟迪。而恩格斯的“巨人”的概念,首先是說“思維能力”,接著說“熱情和性格”,接著說“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這就使我們的眼光從專業知識和技能的遮蔽中解放出來。從專業知識和技能來說,美育、人文藝術教育的直接幫助好像不明顯,但從思維能力方面,從熱情和性格方面以及從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來說,這正是美育、人文藝術教育的獨特功能,這是從孔子一直到蔡元培所一貫強調的。

大學當培養巨人

實驗室里正在認真開展科學實驗的同學們。光明圖片

  我們現在處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我們這個時代和文藝復興的時代有某種相似的地方,我們這個時代也是一個需要巨人并且產生巨人的時代。我們這個時代呼喚思想,呼喚理論,呼喚學術高峰,呼喚學術巨人,呼喚“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的大學者、大思想家、大藝術家、大科學家。我想,這正是我們的大學的歷史使命。我們的大學要出新思想,出新理論,出學術巨人,出大思想家、大藝術家、大科學家。這里有兩個層面:

  一個層面是面向全體大學生的素質教育。我們要通過人文藝術教育和科學教育,要通過在我們的大學中營造濃厚的文化氛圍、藝術氛圍、科學氛圍,培養我們的大學生在思維能力方面,在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普遍具備優良的素質。中外的教育史都證明,一所大學如果十分重視美育和人文藝術教育,那么它所培育出來的學生總是更富有活力,更富有創造力,更富有進取精神,具有更開闊的胸襟和眼界,具有更深刻的人生體驗,具有更健康的人格和更高遠的人生境界。著眼于我們國家和民族的現在和未來,我們需要培養這樣的人才。

  再一個層面,是培養杰出人才的層面,或者說培養恩格斯說的巨人的層面。我們要看到,我們的人文藝術教育和科學教育,作為普及教育和素質教育,正是為培養時代所需要的巨人提供土壤,提供精神、性格、胸襟、學養等方面的基礎條件,正是在這種普及的人文藝術教育和科學教育的基礎上,我們才有可能培養產生時代所需要的巨人。這包括培養大藝術家、藝術理論大家和藝術批評大家。培養大藝術家、藝術理論大家、藝術批評大家,不能只局限于增長專業知識和技能。大藝術家、藝術理論大家、藝術批評大家,要有高遠的精神追求,要有高尚的人格修養,要有廣闊平和的胸襟,要有豐富的文學、藝術、哲學、歷史的學養,要有深厚的藝術感和理論感,要有深厚的人生感和歷史感。他們追求人生的神圣價值。正是這種追求,使他們生發出無限的生命力和創造力。這就是恩格斯說的巨人。

  我們的時代是需要巨人并且產生巨人的時代。這是大學的重要使命。這一點,我們過去不怎么提,現在應該明確地、突出地提出來。這就是為什么錢學森先生和季羨林先生在晚年一再強調,為了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為了培養杰出人才,我們的大學必須實行科學與藝術相結合的原因。對此,我們應該有一種自覺。這是文化的自覺。

  與此同時,我們這個時代是高科技的時代,這個時代要求我們的教育應該充分利用網絡平臺的媒介,推動優質教學資源的社會共享。我們的美育和藝術教育也應該體現這種“互聯網+”時代的要求。

  2015年,在教育部體衛藝司的引領下,由北京大學牽頭,和智慧樹網合作,我們策劃和制作了一門網絡共享課,題目是“藝術與審美”,這門課引起了比較大的反響,目前,全國各地已有500所高校,超過16萬學生選這門課。受這門課的啟發,我們現在正在策劃和制作一個系列的“人文藝術網絡共享課”,第一階段開設四門課:昆曲經典藝術欣賞、偉大的《紅樓夢》、敦煌的藝術、世界著名博物館的藝術經典。我們試圖在“互聯網+”的新形勢下,利用網絡平臺,逐步創造一種新型的人文藝術通識課,從而在高等院校中營造傳承中華優秀文化、弘揚中國精神的濃厚氛圍。我們講昆曲,因為昆曲是中國傳統藝術的經典;我們講《紅樓夢》,因為《紅樓夢》是中國古典小說的高峰,是中國文化的百科全書;我們講敦煌,因為敦煌是中國文化的寶庫,是中國藝術的寶庫。俄羅斯的大學生一定要讀普希金、萊蒙托夫,一定要讀《戰爭與和平》,中國的大學生一定要讀唐詩宋詞,一定要讀《紅樓夢》,一定要知道敦煌,一定要知道昆曲。總之,我們要引導我們的大學生接近中華文化的經典,使他們熟悉經典,閱讀經典,欣賞經典,熱愛經典,加深他們對“中華文化獨一無二的理念、智慧、氣度、神韻”的認識和體驗,深化他們的中國文化的根基意識。經典的作用不可替代,經典的地位不可動搖。當然,我們也要引導大學生要有國際眼光,使他們熱愛全人類的文化經典、藝術經典,所以我們也開設“世界著名博物館的藝術經典”,今后還要開設這方面的課程。

  這種新型的人文藝術通識課面向各種學科門類的大學生,在傳播基礎性的知識的同時,要有一定的學術性、思想性,要傳播新的知識,要有新鮮感,要體現學術的深度,融入學科前沿的研究成果。同時,還要傳播健康、高雅、純正的趣味和格調,引導大學生有一種高遠的精神追求,引導大學生去追求一種更有意義、更有價值、更有情趣的人生。這是我們貫徹中央精神的一種嘗試,也是回應時代呼喚的一種嘗試。

  [本文系作者在2016年第十一屆全國藝術院校院(校)長論壇上的發言,內容略有刪改]

  (來源:《光明日報》)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